网站首页

大庆精神绽放时代光芒(我心中的红色经典)

发布日期:2022-01-01 07:02   来源:未知   

  我不是大庆人,按说与大庆或者黑龙江都没有太多联系,唯独的关联是妻子的老家在黑龙江。但我与工人的联系却很多,我的叔伯都是钢铁工人。我自小在北京石景山区的首钢大院里长大,在攻读本科和研究生期间进行了长达6年的工业题材创作。为什么赵志田先生创作的中国画《大庆工人无冬天》在我心中有特别的分量呢?这源于一次偶然。正是这次经历,让我对这幅画作以及大庆精神有了更加深刻的认知和感受。

  2016年春节前,我陪妻子驾车回黑龙江老家探亲。中途,她提出要先到大庆去看望在油田工作的小叔。我清楚地记得,当时大庆已近暮色,大雪纷飞,路面湿滑,加之长途驾车身体疲惫,我不得不先把车停靠在路旁休息。正巧这时,我看到路对面的荒野中,一座井架下,几名工人正冒着风雪抢修。大雪让我看不清他们的脸,大风掩盖了他们的声音,只觉得这些工人像雕塑一样与井架融为一体,在腾腾的蒸汽与纷飞的雪花下,犹如一座丰碑。这不正是赵志田画笔下的大庆工人吗?

  这次偶遇令我深深震撼。回北京后,我便认真翻阅了所有关于大庆工人题材的美术创作,尤其是这幅《大庆工人无冬天》。这件作品创作于1973年,是一幅表现重要人物和重要历史事件的主题性创作。作品着重展现了铁人王进喜带领他的工友们在风雪中奋力拼搏的情景。画面中,王进喜和他的工友们顶着风雪严寒,围着钻井奋力工作,他们全神贯注、意志坚定,用足全身力气推动板杆安装钻井。作品突出塑造了钻井旁的人物群像,这组人物如浮雕一般,将动态与时间定格在画面上。画面的背景与周边环境虚化在暴风雪之中,只突出了“独立自主,自力更生”的时代标语,虚实结合与强烈明暗对比凸显了时代主题。

  画家采用西方肖像的写实手法塑造人物形象,并且充分融合中国画笔墨语言特征,运用大块积墨的方式将整个人物组合塑造得尤为坚实有力。画中人物既传神写实又旷达抒情,兼顾了中国画的意趣,造型色彩与传统笔墨富有张力地结合,在质朴中反映了坚韧的时代精神。

  我不禁反问自己,这种时代精神是什么?我们回到作品所表现的内容的历史背景——新中国成立之初,我国石油工业基础十分薄弱。1960年,石油大会战轰轰烈烈地展开。为了甩掉“贫油国”的帽子,以铁人王进喜为代表的大庆石油工人,在当时极其困难的条件下,以“宁肯少活20年,拼命也要拿下大油田”的冲天豪情,仅用3年多的时间就夺取了大会战的胜利。

  《大庆工人无冬天》聚焦在以铁人王进喜为中心的五人群像。王进喜是甘肃玉门人,是新中国第一批石油钻探工人。1960年,王进喜率领1205钻井队从玉门日夜兼程奔赴大庆开发建设油田,打出了大庆第一口油井,并创造了年进尺10万米的奇迹。他甚至为了压下井喷奋不顾身地跳进齐腰深的泥浆池,用身体搅拌混凝土。跳进冰冷刺骨的混凝土泥浆那一刻,王进喜不过是个30多岁的青年,他的工友们也都是二十几岁的年轻人。王进喜和他的工友们,以及60多年来几代大庆人艰苦创业、接力奋斗,在亘古荒原上建成我国最大的石油生产基地,铸就了以“爱国、创业、求实、奉献”为主要内涵的大庆精神和铁人精神。

  这便是《大庆工人无冬天》所展现的时代精神。这种精神在当下依然具有强大的生命力,绽放着时代光芒。前进道路上,大庆精神永远是激励中国人民不畏艰难、勇往直前的宝贵精神财富。或许可以说,《大庆工人无冬天》描绘的不仅仅是当时的铁人,更是为国为民默默奉献的所有的“王进喜”。《大庆工人无冬天》在当下同样具有时代价值,向经典致敬!

  赵志田的《大庆工人无冬天》是一件反映时代精神风貌的作品。这张画作中,铁人王进喜带领下的大庆石油工人正在严冬的暴风雪中忘我劳动,体现了大庆精神和铁人精神。作品的笔墨服从于人物形象的刻画,人物形象服从于主题表达。这种创作风格是时代的要求,反映出当时笔墨趣味同大众欣赏习惯相关联的创作模式,显现出作者艺术创作的朴实。